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视觉中国成立10年官司上万,与摄影师相爱相杀,有的分成有的偷图

未知 2019-05-10 09:07

文 | AI财经社 刘丹如

编 | 严冬雪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花了3万块,王雷所在的南方某报社终于在今年3月打赢了跟图片网站优图佳视的官司。尽管胜诉,王雷想起这场“无妄之灾”还是颇为气愤。“这就是讹诈,我们明明有版权,他还敢告我们。”

祸起一张幼儿园儿童上课的照片,报纸刊发后,这家报社就收到了优图佳视控诉。王雷所在报社立即查询图片的版权归属问题 ,发现并不存在侵权的状况,“我们自己一查发现这张图片的版权同时也归于另一家图片网站全景网,而我们几年前就和全景网签了合同,拥有正当的版权。”

随后,优图佳视二次质疑,说该报社只获得了纸质报纸的授权,没有获得报纸电子版的授权,仍旧索要赔偿。沟通不成后,优图佳视提起诉讼,要求一张照片赔偿7000元的赔偿。

该报社遭遇并不鲜见。搜索“优图佳视“”,第二栏就是“优图佳视受害者联盟“网页,该网页直指优图佳视是一家通过诱导他人下载图片,然后恶意起诉对方牟利的公司。“据该网页显示:优图佳视2013年至今至少起诉1061例,请大家勿惧流氓手段,促进法制规范。”而根据天眼查的工商信息显示,从该公司成立至今,与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多达2105起。

目前,国内知名图片网站如视觉中国、全景网、河图网、东方IC等,几乎都曾被指控利用图片侵权借口敲诈勒索。原本,这类官司主要涉及传统媒体,微博、微信公号兴起后,不少公司、机构也都成为潜在被告。浙江凯富律所的方涛律师向AI财经社讲了他最近接手的一个案子。

不久前,方律师的一位北京客户接到全景网的律师函,称他们的新媒体账号侵犯了图片版权,该公司与全景网进行了私下调解,为这张图片赔偿了7000元。没想到,全景网又用同一张图片在广州提起了诉讼。

“我的客户常年居住在北京,对方在广州提起诉讼,我们在没有收到材料的情况下也没有出庭,就莫名其妙输了官司,直到案子的结果公示,才知道我们需要再赔偿1000多块。” 一张图片先私下协商赔偿7000元,再打一场官司进行赔偿,在方律师看来,这已经构成了恶意诉讼。

在AI财经社采访的众多对象中,有过类似经历的不胜枚举。一家电商网站因为使用一张全网到处都有的图片,在4月1日收到了河图的律师函,“我们去看了对方网站上的同一张图,发现连背景颜色都不一样。” 该网站工作人员说。

图片网站的常规通知对方侵权的邮件

另一家机构媒体法务部负责人王晴则收到了东方IC的邮件,称他们使用了100多张东方IC的图片,解决方案有两种:一是签一年的合同,支付将近14万的签约费;另一种是以每张不低于2000元的费用进行赔偿。也就是说,要么签14万元的合同,要么赔偿20万元。

王晴随后自查,发现对方索赔的图片并非独家版权,“我们用的图都是另一家图片网站的图,跟那家网站签约已经花了35万。” 此后,东方IC再无后续索赔。

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自证清白,“一个正常人收到一个律师函,一般会因为对法律的无知被威慑到。” 方律师说,这几年,他接到了大量的类似案子。在他看来,这种案子的出现一方面是由于图片使用者不清楚相关法律,更大的问题在于很多图片作者:36500365体育官网来源不清晰。

事实上,模糊版权信息并不是什么新鲜手段。在知识产权相关诉讼中,就曾出现过一些全球知名企业通过打包一些失效或者无主的专利,让不知情的使用者踩中侵权陷阱,再向对方提起索赔或者商业狙击。

模糊版权也是不少图片网站设下陷阱的第一步。方律师透露,业内人都知道,国内专门有一种网站通过获得创作者授权来进行批量起诉,以图片侵权为名做相关的生意。“这种手段比较恶劣,反而会造成版权生态不健康。”在他看来,著作权本身是为了保护原创者的利益,但不少商业结构却把侵权做成了一门生意。

天眼查显示,目前,国内第一大图片平台视觉中国及其旗下两家公司在成立10年间,共涉及纠纷案件计12000余条,其中绝大部分是起诉他人公司作品侵权。

对外,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一直在宣传版权保护,他说:“所有的内容创作者,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广泛传播,而不是仅仅‘保护’起来,创作者获得合理的授权回报是合理也是合法的。”“无论是授权许可费和赔偿费,我们都根据协议分成约定分给对应的摄影师。”

但据AI财经社记者调查,目前,图片网站的图片作者:36500365体育官网来源主要是摄影师,图片平台会签约一批摄影师为他们独家供图,这一部分的版权维护显然是正当的。一名视觉中国的签约摄影师刘磊就告诉AI财经社,在没有这些图片网站之前,摄影师们的图片常常被盗用,他们一般很难发现,即便发现也很难为了几千块去起诉,但现在,由于和视觉中国签约,无论是对方与商业机构建立合作,还是索赔,他们都能从中获得收益。

每个摄影师的签约合同不同,抽成比例也不一样,刘磊的抽成一般在20%到35%之间。 视觉中国有的图正常售卖能卖出3600元,摄影师分得800,这已经是比较高的收入。如果是索赔,摄影师也能得到一定的分成。目前,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约有一万人。

视觉中国给摄影师的分成比例

除了签约摄影师供图,几乎所有图片平台上都存有大量版权并不属于自己的图片,其中最为典型的莫过于黑洞图和国旗国徽等,以及不少企业发现自己的logo也被上传到了收费的图库。

除了这些十分明显的破绽,有摄影师发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的作品被上传到图片网站上售卖,图片网站在不审核的情况下就收入图片库内,甚至还会起诉真正拥有该图片版权的摄影师。

关于黑洞图片和企业logo原图问题,方涛律师认为,由于这些图片版权不属于图片网站,如果图片平台以此获益,无论是购买方还是版权真正的所属方都可以控诉该图片平台不正当得利。国旗国徽的问题则更加严重,即便这些图片是其他人上传到平台,平台也负有监管失当的责任。“国家不可能将国旗国徽的版权授权给商业机构, 即便从著作权来说,这也属于设计者。”

利用不属于自己的版权获利,这既侵犯其他人的版权,也涉及不正当牟利,更搅乱混淆了正常的版权保护行为。方涛认为,司法机关上应该在这个问题上进行甄别,法院不能成为这类公司赚钱的工具,不能借侵权打假之名,行不正当敛财之实。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雷、刘磊、王晴均为化名)

-->
标签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