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军事新闻 > 正文

盯上青少年,电子烟正造就新一代烟民?

未知 2019-03-19 11:49

2019年的第一个风口上,电子烟的雾气在飘荡。

今年1月,罗永浩为老搭档朱萧木站台推广新型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紧接着,前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带着“YOOZ柚子”牌电子烟加入战局,朋友圈日营业额高达500万元人民币;1月底,由同道大叔董事长章晋源、微媒控股董事长兼CEO李岩等人共同推出的电子烟品牌“灵犀LINX”开始预售……

电子烟被创业者们竞相追捧,自然是看到日益庞大的消费市场。而在此背后,并非是烟民戒烟的需求更加紧迫,而是电子烟是在非烟民中逐渐扩散的趋势,这种现象甚至已在青少年群体开始风靡。

为戒烟而出现的电子烟,正在造就新一代烟民?

“留洋归来” 电子烟进入主流视野

电子烟,不用点火,通过物理雾化的方式,通过加热,让溶解了尼古丁的烟油化成雾气,达到传统意义上吸烟的效果。对于不少烟民来说,这种伤害小、不燃烧焦油的电子烟,是一款用来戒烟的产品。

2018年10月1日,2018中国(深圳)国际电子烟展览会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展品囊括大烟雾设备、小烟、低温不燃烧设备、礼品套装、雾化器等产品,覆盖电子烟行业上下游产业链。目前,深圳已成为全球最大电子烟生产基地。视觉中国供图。

口感多样化,包含“冰淇淋”“热带水果”等你想象不到的口味;外观精致小巧,如同一个签字笔或U盘,打开即用;就连取名,也区别于老一辈“玉溪”“红河”以祖国大好河山寄寓情怀,而是采用中英文混合命名,彰显国际气质……随着电子烟创业风潮的卷入,这些带有“互联网思维”的电子烟产品,更是正全方位努力体现着一种国际化与时尚感,以迎合年轻人的偏好。

不过,看似舶来品的电子烟,实则诞生于中国。2003年,沈阳的药剂师韩力研发出作为烟草替代品的电子烟并申请专利,2004年“如烟”雾化电子烟上市,宣称其具有不燃烧、无焦油、只保留尼古丁和香料的特点,主打健康戒烟。面市第一年销售额破亿,第二年销售额破10亿,并成功进入了消费力更强、更关注健康问题的欧美市场。

好景不长,“如烟”因戒烟效果造假遭受主流媒体曝光,面对舆论的质疑和陡增的监管压力,电子烟逐渐淡出了国内市场,转而在海外逐步壮大。大型烟草公司对于这一领域的投资力度越来越大,几乎无一例外都已深度涉足电子烟领域,全球电子烟市场的竞争正硝烟四起。

2018年,JUUL电子烟作为后起之秀在美国市场迅速崛起,问世不到四年,就取得72.8%的市场份额,同时将所有竞争对手的份额挤压到10%以下。12月底,JUUL被Altria(万宝路母公司)以128亿美元收购35%的股权,这意味着公司估值达到了惊人的380亿美元。在美国,年轻人甚至将抽电子烟称为Juuling。

JUUL的成功让人眼热。在经历了海外的镀金之后,“留洋归来”的电子烟,作为成功典范,吸引了在中国经历着资本寒冬的创业者。当资本向电子烟领域进发,入局者的队伍在扩大。但一个本该被重视的问题被有意无意的忽略了:本被设计用来戒烟的产品,正在使得越来越多的非烟民染上烟瘾。

年轻人自视为电子烟“玩家”,而非“烟民”

在中国,有3亿烟民和近11亿非烟民,非烟民群体隐含着巨大市场,尤其是年轻人。面对巨额的市场,电子烟在发展中偏离了帮助“戒烟”的初衷。而在被纳入目标的非烟民中,有一个人群面对着更大的安全风险——青少年。

小黄是北京某高校的大二学生,他接触电子烟已经有5年的时间。第一次碰电子烟时,他还在高中。对于小黄和像他一样的年轻人来说,电子烟并非是香烟的替代品,而是一种流行和爱好。相比于寻找戒烟的替代品,小黄更多地追求口感醇厚和丰富的烟雾。通过调配电子烟油中丙三醇和丙二醇的比例,让机械制成的电子烟杆制造出“吞云吐雾”的效果。

对小黄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更愿意视作自己为“玩家”,而不愿将自己视为“烟民”。电子烟的花样不断翻新,款式出不穷,“热带水果”“冻柠檬茶”电子烟的口味紧跟潮流,更受年轻人的青睐。电子烟并非如预期一样单纯作为一种辅助戒烟的手段,而是衍生出自己的圈子,框进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

在南锣鼓巷的一家电子烟实体店,22岁的小陈告诉记者,他如今在电子烟上的花销越来越多。一开始只是在聚会中,通过朋友的建议下尝试了一口,但渐渐地就越吸越频繁,烟油的消耗速度也越来越快。一盒售价100多元人民币的60ML烟油,最开始能吸两周,如今撑不过一个星期,一个月在电子烟上大概要花600到700元左右。对于小陈而言,电子烟从一种社交工具,正在成为日常生活难以离开的一部分。

在听说电子烟“无害”“不伤身”“提神”之后,湖南湘潭的高三学生小唐开始使用电子烟,至今已经两年了。现在,同年级当中吸电子烟的人数,从最开始小唐1个人,逐渐变成20多人,占到年级总人数的5%。他们有人之前接触过香烟,也有的之前从来不抽烟,常常在放学后聚在一起,一边“吞云吐雾”,一边交流经验。

一般用来戒烟的电子烟,含有比较高的尼古丁,因为其造型精巧、烟雾较少,而被称为“小烟”。而像小唐这样的青少年,他们更钟情于另一种电子烟——“机械杆大烟雾”。这种电子烟在烟油中增加更多的丙三醇,在吸烟过程中能产生丰富的烟雾。对小唐来说,熟练地“吐烟圈”,是他在朋友面前引以为豪的技巧,能在小圈子中形成一种流行风潮。为了掌握这种“技术”,他需要更频繁地吸电子烟。

来自湖北麻城的18岁高中生于畅,一年前在淘宝上搜索一次过“电子烟”之后,他就常常会收到平台推荐的各种电子烟产品。久而久之,本来只是好奇的他,下决心开始尝试。现在,他一个月要花几乎所有的零花钱,才能满足电子烟的花销,为此他常常在学校里吃不饱饭。

越来越庞大的“电子烟民”队伍

越来越多的数据显示,电子烟的最大危害在于吸引青少年尝试电子烟。

美国达特茅斯学院根据调查后估算出:2015年美国有2070名吸烟者在电子烟的帮助下戒烟,但同时168000名从未吸烟的青少年在首次尝试使用电子烟后开始吸烟。这意味着,每有一名尝试使用电子烟的戒烟者,就有81个不吸烟的青少年开始染上新的烟瘾。

扩散的速度正在加快。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中学生抽电子烟的人数增加了150万,比起2017年增长了约71%。

目前,电子烟商家常常打出“健康”“清肺”的

-->
标签
Baidu
搜狗